奶牛文献

影响牛奶尿素氮含量的因素及其与乳常规成分的关系

日期:2015-11-18 16:56 来源:作者:黄文明,李胜利等点击量:

 作者:黄文明,李胜利,王之盛,王瑜,温万,邵怀峰,杨敦启,曹志军

导语

牛奶尿素氮(Milk Urea Nitrogen,MUN)含量可用于监控日粮粗蛋白水平、能量水平、能氮平衡,预测尿氮排泄,过高的MUN含量可降低奶牛繁殖性能。目前,MUN已成为世界范围内奶牛营养研究的热点,一些欧洲国家已将MUN作为遗传育种的候选指标。研究表明,影响MUN含量的因素较多,MUN值的变异有87%由营养因素所致,13%由非营养因素所致。本文分析了影响MUN含量的主要营养因素和非营养因素及其与乳常规成分的关系,以更好的利用MUN值配置能氮合理的奶牛日粮。

 

 

1  营养因素
1.1  蛋白质水平
众多研究表明,日粮中CP水平对MUN值有显著影响。日粮CP含量的差异小于1.0%即可对MUN值产生显著影响;也有研究表明,高于1%的CP含量差异才能使MUN值产生显著差异。Burgos的试验中,日粮CP含量从15%提高到21%(DM基础),MUN值直线上升,从7.9mg/dL升高到24.53mg/dL,差异极显著,1%CP变化量为2.8mg/dL。日粮CP水平从13.2%提高到15.2%(DM基础),MUN值从7.98mg/dL升高到13.76mg/dL,差异极显著,1%CP变化量为2.9mg/dL。OlmosColmenero的试验中,日粮CP含量从13.5%提高到19.4%(DM基础),MUN值从7.7mg/dL升高到15.6mg/dL,差异极显著,1%CP变化量为1.3mg/dL。 

日粮CP水平对MUN值的影响结果不尽相同,可能与不同研究中蛋白质来源、日粮组成、试验动物状况、试验动物的品种、试验时间以及试验环境等差异有关。
1.2  蛋白质降解率 
研究表明,日粮蛋白质降解率对MUN值和血浆尿素氮(PUN)值未产生显著的影响。翟少伟通过调节精料中蛋白质饲料的种类和比例配制出等能等氮的3种日粮,其瘤胃非降解蛋白(RUP)水平分别为总蛋白的30.8%、36.2%和41.6%(DM),结果表明对MUN值和PUN值都没有显著影响。但Kauffman等研究表明,在等能情况下,当RDP从8.8%增加到11.1%时,MUN的浓度从6.1mg/dL增加到12.6mg/dL。Davidson等研究也表明,不同蛋白质降解率日粮组的MUN浓度存在显著差异;Roseler等和Baker等也发现日粮蛋白质降解率对BUN值和MUN值均有显著的影响。可见,日粮蛋白质降解率是否会对MUN值产生显著影响的研究结果不尽相同,可能是日粮蛋白质降解率的差异程度以及日粮蛋白质摄入量掩盖了蛋白质降解率的作用所致。
1.3  氨基酸 
熊春梅在奶牛基础日粮中添加不同种类和不同形式的氨基酸,氨基酸添加组的BUN值都低于对照组,添加保护性蛋氨酸45g/d的BUN值明显低于添加30g/d的BUN值,同时添加了保护性蛋氨酸45g/d和赖氨酸50g/d的处理组和同时添加了蛋氨酸30g/d和赖氨酸50g/d的处理组的BUN值都高于添加保护性蛋氨酸45g/d的处理组。郭玉琴对泌乳中后期奶牛瘤胃补充保护蛋氨酸10g/d或十二指肠灌注蛋氨酸10g/d都显著提高了PUN值和MUN值。Bach等研究表明,分别在CP为18%和15%日粮中添加保护蛋氨酸,添加50g/d比添加25g/d的MUN值高,但都没有显著差异。以上结果的差异估计来源于氨基酸的添加形式、种类和添加量,或者来源于基础日粮的氨基酸平衡情况,如在氨基酸平衡日粮上添加氨基酸,将提高BUN值和MUN值。
1.4  能量 
Nousiainen等报道,蛋白质水平相同的日粮中增加中性洗涤纤维(NDF)含量,MUN值提高,但幅度很小(NDF增加lg/kg,MUN增加0.007mg/dL);增加NSC含量,MUN浓度降低,幅度也很小(NSC增加lg/kg,MUN下降0.007mg/DL)。Kauffman等发现,相同蛋白质水平不同NDF含量(30%和40%)的日粮对MUN值或PUN值并未产生显著的影响。

杨炳壮的试验表明,限制能量供给将提高MUN值。能量缺乏时,瘤胃降解蛋白(RDP)未能被有效地利用合成微生物蛋白,降解的氨在肝脏转变为尿素,从而提高BUN值。增加日粮的能量水平未对BUN值或MUN值产生显著影响,可能是由于日粮能量水平已达到微生物利用RDP合成菌体蛋白所需要的水平。
1.5  能氮比 

 

 

 

杨炳壮在波尔山羊试验中,设置了4个不同能量水平和蛋白水平的处理组,分别为能量水平和蛋白水平都低于NRC10%;能量水平等于NRC需要,蛋白水平低于NRC10%;能量水平低于NRC10%,蛋白水平等于NRC需要;能量水平和蛋白水平都等于NRC需要。结果表明,能量水平等于NRC需要,蛋白水平低于NRC10%处理组的BUN值最低,能量水平低于NRC10%,蛋白水平低于NRC需要处理组的BUN值最高,能量水平和蛋白水平都低于NRC10%处理组的BUN值明显高于能量水平和蛋白水平都等于NRC需要处理组。研究表明,日粮能氮比要比氮的绝对摄入量对MUN值的影响大。

 

 

2  非营养因素
2.1   动物品种
奶牛品种的差异可以显著影响MUN含量和PUN含量。世界大部分国家的荷斯坦奶牛都是利用引进品种,各国经过长期的系统选育,育成了自己的品种或品系,并冠以该国的国名,如:中国荷斯坦牛、美国荷斯坦牛、加拿大荷斯坦牛、日本荷斯坦牛、以色列荷斯坦牛等。中国荷斯坦牛的遗传背景与国外的荷斯坦牛有较大的差别。Kohn等认为,不同品种间MUN值的差异或许是因为奶牛体型大小有差异,体重与MUN值呈负相关。Hojman的研究表明,体重在600~630kg的MUN值最低,小于此体重,MUN值随体重的增加而降低;大于此体重,随体重的增加而升高。也有可能是不同品种对氮的利用率不同,或者是试验本身的饲养管理方式不一样,导致不同品种间有差异。
2.2  奶牛胎次 
Hojman分析了1996头奶牛的25485条DHI记录。结果表明,头胎牛的MUN值最低,二胎牛最高,差异极显著,1、2、3胎的MUN值分别为14.7mg/dL、15.5mg/dL、15.2mg/dL。其它研究也得出相似的结论。Jonker由NRC推荐饲喂量计算出头胎牛MUN值为16.3mg/dL,二胎为16.8mg/dL,三胎为16.2mg/dL。Oltner认为初产牛MUN值更低的原因在于体组织仍处于生长阶段,氨基酸的利用率更高,肝脏中的去氨基作用和尿素生成都减少。
2.3   泌乳天数
Johnson的研究结果指出泌乳前30d的MUN值显著低于其它泌乳阶段,MUN的最高含量在60~90d,之后逐渐降低。其它研究者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但Arunvipas认为MUN值最高在90~120d之间,头两个月MUN升高较快,第3、4个月升高较慢。在Johnson的研究中,部分牛群的MUN值并没有随泌乳天数增加而降低。Hojman分析了1996头奶牛的25485条DHI记录,也没有发现MUN值与泌乳天数之间有关系。

大多数研究者都得出了相似的MUN值变化规律,但MUN的高峰值分布阶段有差异,MUN值的高低也不同。这些结果的差异可能主要来源于不同泌乳阶段日粮的供给情况不同。前30d含量低的原因在于采食量低或者是前30d的日粮组成不同。一般情况下,体重在产犊后60d左右最低,而MUN的最高含量在60~90d,这可能与奶牛以消耗自身脂肪和蛋白为产乳提供乳脂和乳蛋白有关,加强了自身的氮代谢。OlmosColmenero的研究表明肾尿素清除率在不同泌乳阶段和不同日粮粗蛋白含量的情况下差异显著,泌乳晚期的肾对血浆尿素清除率分别比前期和中期高12%和5%。而Schepers等认为MUN值变化应归因于日粮采食量,而不是泌乳天数变化。
2.4   奶产量
研究表明MUN值随奶产量的增加而增加。Arunvipas认为奶产量增加1kg/d,MUN值增加0.05mg/dL。Wattiaux认为经产牛MUN值随奶产量的升高而增加,到55kg/d时逐渐降低;初产牛低于40kg/d时变化不大,高于40kg后MUN值逐渐降低。Jonker认为MUN值的变化不是由奶产量决定,而是由日粮决定的,因为根据NRC(2001)奶牛营养需要,日粮需要量是按照产奶量来配置的,随奶产量升高,奶牛采食的蛋白含量也增加。蛋白含量增加可提高乳蛋白产量和通过去氨基作用提供能量的量,导致MUN值也随之升高。

研究发现MUN值和奶产量对泌乳天数有相似的变化规律,奶产量高时,MUN值也最高。Jonker认为这种相似的变化规律是由于奶牛的采食高峰和产奶高峰接近,采食量决定MUN值。
2.5  季节因素 
Hojman等研究发现,MUN值在11月时最低,然后逐渐升高,6月时达到最高值,之后又缓慢降低。Hojman分析了1996头荷斯坦奶牛的25485条DHI记录,得出了相似的结论,不同季节的MUN值有显著差异,春季和夏初的含量最高,冬季的含量最低。而Yoon等认为冬春两季奶牛MUN值高于夏秋两季。Meyer等认为,产犊季节的不同,MUN在整个泌乳期变化的趋势也不相同。

 

 

3  MUN值与乳成分的关系
3.1   与乳蛋白含量的关系
大量试验表明,MUN值与乳蛋白含量呈负相关。在27.3~63.6kg/d产奶量范围内,乳蛋白含量高于3.2%的MUN值极显著低于乳蛋白含量低于3.0%的奶样;在27.3~54.5kg/d范围内,乳蛋白含量高于3.2%的MUN值也比乳蛋白含量在3.01~3.2%范围的低。
3.2  与乳脂含量的关系 
乳脂含量在正常生理值范围内时,MUN值随乳脂含量增加而降低,虽然MUN值变化不大。Jonker的研究认为乳脂含量降低0.5%,MUN值约升高1.70mg/dL。但Hojman等的研究表明,MUN值与乳脂含量呈正相关。
3.3  与SCC的关系 
研究表明SCC与MUN值呈负相关。SCC的高低与乳房感染程度成正比。鲜乳中大多数细菌、放线菌、真菌都能产生脲酶,将尿素降解为氨。这与牛奶的体外贮存试验相吻合,在不加防腐剂或常温贮存时,随着贮存时间的延长,MUN值急剧降低。而NgKwai-Hang等认为两者呈正相关,Eicher等认为两者间没有显著关系。
3.4  与乳糖的关系
MUN值与乳糖含量的关系报道较少,这可能与乳糖含量比较稳定有关。牛奶50%的渗透压由乳糖决定,从而控制牛奶中的水分。Stoop的研究得出MUN值与乳糖含量的遗传相关几乎为零。

 

 

4  小结
影响MUN值的主要因素是日粮蛋白质水平、能量水平和能氮平衡。因此,可以根据MUN值来监测日粮的能氮含量是否合理,但同时还须考虑不同品种、不同胎次、不同泌乳阶段、不同季节、不同奶产量以及不同乳常规成分间MUN值的差异。

 

(责任编辑:zhairuina)
分享到:
 
上一篇:奶牛亚临床酮病的危害与防控措施
下一篇:奶牛精饲料和日粮营养品质的整体评价技术及其应用

设置首页- 招贤纳士- 广告服务- 访客资讯- 联系我们- 保护隐私权- 免责声明- 公司介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 Niu305.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厚实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71056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